积木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积木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五年之后智能医疗将如何管理我们的健康

发布时间:2020-02-03 07:15:33 阅读: 来源:积木类厂家

五年不长也不短,这些智能医疗设备可衡量性、可测量性将会进一步提高,便捷性也得到提高。在过去的十年中可穿戴的医疗设备其实是推动技术进步的一个主要原因,也有更高的连接度,有高清的摄像机、照相机里面,把家里面清晰的数据进行远端传输。如何能够去获得医疗上的支持和医疗上的信息,如何能够使得最为偏远地区的人们并不需要去远程跑到医院里去,整体上讲是可以降低成本的。

文/易科

3月27日消息,博鳌亚洲论坛今日下午召开了“智能医疗与可穿戴设备”论坛。这次论坛由三星电子总裁兼首席战略官Young SOHN主持。高通总裁Derek ABERLE、美国网络安全中心的前主任Rod BECKSTROM、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校长Sam HAWGOOD、 华大基因CEO王俊等人参加了此次论坛。分享了智能医疗领域的发展现状、面临问题以及未来五年的趋势。网易科技将对话实录进行了整理。

智能医疗首先要解决成本问题

三星总裁首先提出的问题是:目前在生命科学和IT整合方面,我们需要克服的挑战是什么?高通总裁回答称,生命科学行业有各种各样的挑战,作为整个行业来说都要解决的是成本。也就是提供智能医疗的成本。只有降低成本才能推动智能设备更好的应用到医疗领域。解决这个办法可以是转移成本,比如说,智能医疗尽管增加了机器的成本,但是病人可以在家里面接受医疗了,就相应减少了医院里面的成本,以及人力方面的成本。我们关注成本的时候不能只是关注一个设备的成本,而是关注整体的成本是否出现了下降。

ARM CEO Sam HAWGOOD称,在过去的十年中可穿戴的医疗设备其实是推动技术进步的一个主要原因,也有更高的连接度,有高清的摄像机、照相机里面,把家里面清晰的数据进行远端传输。如何能够去获得医疗上的支持和医疗上的信息,如何能够使得最为偏远地区的人们并不需要去远程跑到医院里去,整体上讲是可以降低成本的。

东软集团董事长刘积仁指出,目前我们没有办法公平地拥有所有的医疗资源,很多的好的医生都是在大城市大医院里面,比如说在二级以下城市和农村地区人们是没有办法获得很好的医疗资源的。如果看一下中国的情况,比如大概只有5%到10%的人口能够获得高质量的医生服务。针对这种请款,IT可以做什么?如果医生能够分享数据给遥远的家庭医生,如果能够把数据整合起来,可以节省很多资源,因为数据相互隔离就等于浪费钱。

智能设备要保证精准性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校长Sam HAWGOOD称,如果直接进入到直接医疗的领域而不是看消费者领域的话,有两个方面是非常关键的。其中一个部 分一定要确保精确性,大多数的设备不是很好的得到确认。比如说像血压、心跳,以及走多少步都能够得到数据。也很难说这是非常精确的。 第二点,我们所需要的是需要有更好的相应的在真正医疗方面的应用,在结果方面的应用,这些才能让病人更好地来使用它,而且要让他们听这方面的信息。比如说 能够买更多的保险,能够给人们带来一些激励措施,让人们更多地使用这种设备。但是之前我们一定要确保他们能够带来非常有效的医疗方面的结果。

如何看待数据安全与伦理道德

对于数据安全性的问题,高通总裁称,大数据时代,无论是用ID,还是用指纹识别等等,所以必须要是非常安全、非常强大。但ARM CEO称,安全更多是社会学的问题,而不是技术的问题。就像跨国数据的问题,每个国家、每个地区都会有对于数据安全以及数据隐私不同的喜好、不同的政策。Withings首席执行官称,在很多的国家有这样的政策,就是涉及到数据的 分享和传输的相关政策。还有在两个不同的安全点上,以及不同的医疗工作人员之间分享数据是否有相关的政策,各个国家都是不同的,有的国家有非常清晰、简单的政策。比如说不同的医疗工作者是否可以访问同一个病人的相关数据?有时是个人所做的个人健康方面的监测,你所获得的个人监测的数据和一个护士对你的健康 监测的数据,很有可能有一定的差异,因为使用的监测技术不同有不同。有数以千计衡量、测量的方法,在不同的测量和衡量的基础上再去做加权的综合,来提供对 于不同人、不同端点对于一个人监测的不同结果。

三星总裁称,的确我们就处在这种结构和建构的时代,有一些问题可能不是技术上的问题,有一些问题也不是政策上的问题,更多是伦理和道德上的问题。比如,使用和基因遗传相关的数据,并且在此基础上对于基因的信息进行改变,这种就设计伦理道德。华大基因王俊认为,通过基因的编辑来控制疾病,是不涉及伦理道德问题的。但是设计诸如智商、智力相关的,或者让孩子长得更漂亮之类的,就比较敏感了。甚至未来,我们可以定制婴儿。

再比如,像智能眼镜,大家觉得人们日后每天会佩戴智能眼镜吗?还是说在某一些机械工作方面,或者是在外科手续方面,这些智能眼镜会有一个专属的范围狭窄的专注应用呢?Withings首席执行官认为,这个问题取决于人们是否愿意分享,2015年人们愿意分享的界限还是狭窄的,你戴着谷歌眼镜进入酒吧或许会被群殴,但是也许到2025年,人们将更愿意分享。

2020年,哪部分会对生活产生更大影响

在场嘉宾一致认为,从整个行业来看,目前智能医疗和可穿戴设备仍处于早期,不仅产品需要改观,更需要进行大量的数据收集。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一定要把可穿戴设备和提供的服务所结合起来,这样才能够让行业持续发展。

关于五年之后的发展,王俊称将会有人工智能的体系,这样能够处理所有的数据。“2020年的时候,我觉得至少有成千上万的人们的基因组得到很好序列,有很多数据将得到收集。我觉得到时候进行基因排序是免费的,因为数据的价值本身就会非常大了。我觉得有关于医疗方面和人类基因组的数据,也会给我们带来很多不同的基于数据方面的商业模式。”

Sam HAWGOOD称,五年之后,我们希望把数据整合起来,然后放在相应的设备上,能够使我们决定,比如有生活或社会因素方面的影响。还有包括临床方面的数据进行整合,我们现在也知道有很多的数据集怎么样来进行整合是有很多挑战的,这样能够更好地帮助个人、个体,而且在这方面有很多关于医疗方面的优势。从基因组的下游方面的一些项目将会开始,还有包括基因和蛋白质的一些关系。还有包括另外一点,就是在未来五年有关于植入性的技术,我们将会看到相应的设备。比如说现在有一些神经系统里面的植入,他们通过植入神经系统可以治疗像帕金森病、老年痴呆症等。

Rod BECKSTROM称,五年不长也不短,这些智能医疗设备可衡量性、可测量性将会进一步提高,便捷性也得到提高。

本文原载于网易科技,原文标题《五年之后,智能医疗将如何管理我们的健康?》

女性人体艺术图片

性感女孩大全

星野千美奈简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