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积木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恒生电子HOMS与配资公司利益生态链调查

发布时间:2020-10-17 00:34:54 阅读: 来源:积木类厂家

恒生电子HOMS与配资公司“利益生态链”调查

伴随着此轮A股的暴跌,恒生电子及其研发的HOMS系统也走进了大众的视野,躺在了A股暴跌的风口。

伴随着此轮A股的暴跌,恒生电子及其研发的HOMS系统也走进了大众的视野,躺在了A股暴跌的风口。  A股市场因场外配资等杠杆资金的撬动而疯涨,近期又因去杠杆而狂跌,被指本轮股市暴跌“罪魁祸首”的HOMS系统,为场外配资进入股市的主通道。  恒生电子的HOMS系统及市场上占比较小的软件系统,和场外配资之间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关系?HOMS系统仅是为配资公司提供分仓管理技术支持?宣布关闭HOMS系统账户开立功能后,对恒生电子业绩影响几何?场外配资行业的盈利机制如何运转?新京报记者带着这些问题剖析恒生HOMS与配资公司背后的真相。  股市暴跌HOMS系统被推向台前  场外配资活动主要通过恒生公司HOMS系统、上海铭创和同花顺系统接入证券公司进行,其中HOMS系统接入客户资产规模约4400亿元,占总规模近90%。  6月下旬开始,A股市场开始暴跌,在眼看就要失控时,监管层出手了。  7月3日,21家券商发声明,切断配资公司通过HOMS连接证券公司的端口。中国证券业协会曾发布对场外配资调研结果称,部分场外配资活动对证券公司信息系统安全带来较大风险,涉嫌违反账户实名制、禁止出借证券账户等相关规定。  一时间,股市暴跌的“元凶”指向了HOMS系统。恒生电子开发的HOMS系统也走进了大众视野。到底,HOMS系统与股市暴跌、场外配资存在什么关联?  7月12日晚,证监会发布《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再度出手打击违规配资。7月13日上午,证监会突访HOMS系统开发公司恒生电子,约谈公司多位高管。  就在同日(7月13日)恒生电子发布公告,称公司拥护监管层维护股市的决定,但否认HOMS是导致股市暴跌的根本原因。恒生电子在公告中公布了其强制平仓的数据:相比沪深两市近30万亿元的成交量,通过HOMS系统被强制平仓的金额总数仅有301亿元,占总成交量的0.104%。  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数据显示,目前场外配资活动主要通过恒生公司HOMS系统、上海铭创和同花顺系统接入证券公司进行。三个系统接入的客户资产规模合计近5000亿元,其中HOMS系统约4400亿元占比近90%;另外,上海铭创约360亿元,同花顺约60亿元。  恒生电子媒介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上述数据是把私募的资金加在一起,场外配资只是其中一部分,但具体各占比多少不清楚。  配资看中HOMS“二级分仓”功能  HOMS系统最初的主要功能是伞形分仓,方便基金管理人让不同交易员进行分仓管理等。后来出现了“二级分仓”功能,让场外配资借机降低投资门槛迅猛增长。  恒生HOMS系统为何“一家独大”配资市场?HOMS的诞生就是为了股票配资吗?  投哪网媒介经理董小姐向新京报记者介绍,恒生和其他几个系统区别不大,投哪网选择恒生HOMS,是因为市场上都在用恒生,此外也因涉及其他方面合作。几家券商人士告诉记者,因恒生的稳定性要好一些。  “同花顺的配资系统和它的传统交易系统是绑定的,所以一开始注册就是实名制的。”同花顺一位相关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因此用同花顺做配资的也比较少。  7月16日,恒生电子再发公告,宣布将关闭HOMS系统任何账户开立功能;关闭HOMS系统现有零资产账户的所有功能;并通知所有客户,不得再对现有账户增资,即再发生强制平仓时,投资者无法再补仓。  紧接着,上海铭创和同花顺也暂停新增有关配资系统的业务。  三家系统提供商接连关闭配资业务撇清干系,但据记者了解,起初HOMS系统的出现与股票配资业务关系不大。  公开资料显示,阳光私募2010年左右开始在中国迅速发展起来,一些管理资产数额较大的私募基金客户需要使用更专业的系统去管理资产,此时恒生电子在针对公募基金系统基础上,开发出了HOMS系统,并于2012年上线。  HOMS系统最初的主要功能,是伞形分仓功能,这方便了基金管理人让不同的交易员进行分仓管理、交易风控等。  后来,HOMS系统出现了新的功能,即挂靠在伞形信托子单元下的“二级分仓”功能。也是这个功能,让场外配资活动借机迅猛增长。  “起初挂靠伞形信托的子单元是有门槛限制的,100万元-300万元不等。”一位信托人士向记者解释,有了“二级分仓”以后,就把场外配资的入场门槛几乎取消了。  “所谓二级分仓,就是配资公司把伞形信托交易单元租过来,再通过把单元分仓拆分给投资者。这个时候,投资者认购的就不再是上百万门槛的一个信托计划,而是分配了其中一个交易账户,也意味着几乎没有门槛了。”上述信托人士称,这个功能的出现,使得配资杠杆倍数几乎无限制,疯狂的时候出现过1:10,起配金额低至2000元。  据称,以前监管层是允许配资公司去“租”信托交易单元,“这次股市大跌,严查之后直接把这条路封死了,大小信托都不允许做了”。该人士说。  投资者为什么选择场外配资而不是“正规军”融资融券?“首先可能觉得两融的杠杆太低,其次就是又看中的股票做不了融资,再者就是两融的门槛高。”上述信托人士说,沪指站上4000点以后,配资客户中中小投资者的数量显著增加。  被指杠杆推手恒生称“不客观”  HOMS系统等为股票场外配资的增长提供了通道,被指是此轮杠杆市的推手。公司员工称,HOMS占公司业务量不大。  一家中型券商的营业部经理告诉新京报记者,HOMS系统、上海铭创、同花顺等为股票配资提供了便利,也为场外配资的增长提供了通道。  “其实配资软件供应商在此轮杠杆撬动起来的行情背后扮演着‘推手’的角色。”上述券商营业部经理称,而中小投资者大举配资的涌入,也成为此轮A股行情中,场外配资业务野蛮生长的重要原因之一。  面对舆论,恒生电子7月13日公告称,HOMS是恒生为私募基金开发的技术工具,目的是为适应阳光私募等中小资产管理机构提升投资交易管理和风险控制能力的需要。HOMS被称作引发股市震荡主力的说法是不客观,也是非理性的。  公司董事长彭政纲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场外配资量肯定是有的,但到底有多少,恒生也不知道的。恒生的系统不是为配资开发的,而是为了解决阳光私募基金需要。  对于此次关闭HOMS账户开立功能对公司业绩有何影响?恒生电子董事长彭政纲告诉新京报记者表示,一切以公司的公告为准,不做过多解释。  “公司现在处于敏感期,根本不让提任何关于HOMS的内容,内部给各个部门发了好几封邮件,明令禁止大家都不许乱说。”多名恒生的工作人员称,其实在他们自己看来,对于公司没什么影响,HOMS占公司的业务量其实不大。  HOMS业务子公司半年亏损上千万  HOMS偏向于“卖平台”,采取打包费用的形式付费,不以提成为主。负责HOMS系统开发和运营的子公司恒生网络上半年亏1514万元。  记者7月16日走访了位于杭州市滨江区江南大道的恒生电子大厦,一栋21层高,一栋15层高,均为恒生电子所有。  “今年新招聘了好多新员工,有上百人。”一位恒生电子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司这几年发展很快,公开的员工数目前有3000-4000人,如果加上北京、武汉等地的外派的人,估计有5000人。  恒生电子2014年年报显示,截至2014年,使用HOMS系统的私募客户已过千家,资产规模过千亿元。  快速发展是否与股市火爆有关?大厅内一名恒生电子的员工告诉记者,恒生除了HOMS系统,还有其他创新业务,当然肯定有一定关系。  恒生电子7月16日发布的2015年半年报提到,受益于金融市场的发展、创新与变化,客户需求持续增加,公司主营业务获得较快发展。上半年整体盈利近1.14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60%-100%。此前年报显示,2014年及2013年恒生电子的净利润分别为3.61亿元和3.23亿元,增长幅度分别为11.51%和61.80%。  蒸蒸日上的恒生电子,突然被关闭了HOMS系统,恒生电子称此举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公司2015年利润,公告显示,负责HOMS系统开发和运营的子公司恒生网络今年上半年亏损1514万元。  恒生HOMS系统到底是如何盈利的?一家中型券商的营业部经理向记者解读了目前恒生HOMS、铭创软件、同花顺软件等收费模式。  该营业部经理称,这些系统软件收费一般分为三类:一是基础年服务费+维护费(20万-50万元左右/年+5万元左右/年);二是增值服务费(量化、策略等一些增值的模块需求单独付费);三是按照交易流量佣金来收费,一般是双边收费,单边千分之三左右。  上述业内人士向记者提供一组测算数据,假如一家配资公司10亿元规模、按照月换手率2次计算,系统软件在单家配资平台的1个月的佣金收入累计超200万元。  “HOMS偏向于卖平台,比如打包费用一年50万外加每年支付一定的服务费,不以提成为主;其他有的对系统不收取平台费用,但在投资者交易佣金上收提成。”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  虽然HOMS不以提成为主,但据时代周报报道,HOMS在推销系统时会刻意强调配资功能的强大,且证券公司的很多销售人员也介入了其中参与分成。新京报记者对此采访恒生电子,但截至发稿时未得到回应。  - 对话专家  “如监管不成熟,场内外融资都应关闭”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  ●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曹和平  ●方正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郭艳红  应如何看待HOMS与场外配资之间的关系?对场外配资及其系统供应商是否存在法律空白?对此,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曹和平、方正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郭艳红。  新京报:如何看待HOMS与场外配资的关系?  董登新:HOMS这个产品就像一把菜刀,菜刀的主要功能当然是切菜的,但是市场发展过快没有办法防止有的人用菜刀去做别的,比如砍木头。所以从这个角度讲使用HOMS系统的配资公司应该是负主要责任,因为把杠杆提高到无限大,促使A股市场的散户跟风进来。  曹和平:我不认为是新技术条件导致的暴跌,而是场外快速拓展,但整个市场的管理体制不能够跟上,导致的大跌。  郭艳红:HOMS系统只是一个配资工具,利用好了可以为资本市场服务,利用不好了则会带来麻烦。监管层此前曾发过公告,HOMS是配资量最大的系统,等于是本轮暴跌的一个催化剂。即使没有配资业务和HOMS系统,股市也会下跌,因为二季度股市泡沫已经很厉害了。  新京报:目前对场外配资及其系统供应商,是否存在法律空白?  董登新:场外配资本身就是一个新生事物,大众缺乏了解和认识,从监管层的态度也可以看出来。  郭艳红:监管层此前可能并未对配资进行摸底调查,存在一些监管空白,所以才有最近央行等中央部门下发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  新京报:配资或两融未来如何做,有什么建议?  董登新:融资融券条件还不成熟,如果在监管不成熟的情况下,我认为无论场内场外融资的都应该关闭。当投资者没有足够的风险承受能力时,更应该关闭融资融券。这次股市暴跌,很明显是高杠杆风险原因造成的。  曹和平:按照市场边界拓展的内在逻辑去管理,即对核心市场有一些授权,从而向外围市场去拓展。  郭艳红:未来的话,场外配资很可能被“招安”,纳入制度框架。

ap数学

什么是ib课程

ib辅导

aeas培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