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积木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大众点评求变员工称张涛你负我心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18:59:22 阅读: 来源:积木类厂家

猎云网注:此前不温不火的大众点评凭借着团购、O2O概念逐渐得到青睐,创始人张涛在2014年喊出“二次创业、呼喊狼性”,并“嫁入”腾讯,原来的“慢”公司要变“快”。但从领导层、公司文化、整个体系能适应并最终成功么?外界的分析或许只供参考,内部多年的员工或许更有说服力。

以下是来自在大众点评多年并选择离职员工的“告别信”,文风细腻,请慢慢品读:

(一)习惯了

又湿又潮,阴雨绵绵,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喜欢这个城市了——上海,我的梦。

昨天的上海就是这样,下着雨,涛总带着几个高管高调宣布了酒店和结婚两个BU的策略,有人说这是为了上市造声势,有人说是为了告诉媒体说,“你看,我还是独立的噢~”,但不管大家怎么说,对我而言,也许都不重要。

对我重要的事很多,比如夏天的时候从办公室出来,出院子的时候看见后花园门口葱葱的绿植,然后带着耳机听着陈绮贞的歌走去中山公园坐地铁;或者周末要加班的时候,就会专门跑去路口的祥和面馆吃碗面;我还喜欢中午和同事在永祥吃完饭,买杯coco,然后在隔壁的唱片店磨蹭十来分钟,虽然什么都不会买。

说真的,我已经习惯在DP的日子了,我习惯那几把露天的椅子,虽然我不抽烟,但初冬的时候在那里坐坐,我会觉得凉得很透彻;我习惯下楼去快递那里取包裹,感觉期待被满足的感觉很好;我习惯了物业公司的小妹总会时不时搞点儿小花样,比如那次搞公益手环,我就买了7个;我习惯了CC的巧克力和咖啡;我习惯了那几个悬在空中的鱼缸;我习惯了这种平稳踏实的日子,也习惯了别人和我讲,你们点评怎样如何。

我想,涛总不会体会我的这种心情吧,就好比女生和男生谈了好多年恋爱,女生也遇到别的条件更好的追求者,但女生还是选择和男生在一起,不为别的,就是因为已经习惯了。可是,有一天,女生发现,自己没变,他变了。

(二)他变了

今年的年会还是在东艺,十周年的活动仿佛就在眼前,但这么多年来的年夜饭没了,换来的是“聚焦目标,激情狼性”的口号。

过去的一年,公司有了很多变化,比如有了BU;比如团购业务TOP33城终于赶上了小美,虽然Q4并没有拉开距离,虽然主要还是靠上海的市场;比如做预订的人都如沐春风信心满满;比如Tony走了;比如最终还是大家猜测的那样,委身腾讯。

记得涛总在今年年会的时候说,我们一直以来对行业的理解都想得比较清楚,但是在执行这一块,我们和好的互联网公司,和北京,深圳的互联网公司相比,还有欠缺。我觉得,涛总一语中的,但这确实是安化路492号院难以改变的事实,归根结底,还是涛总自己。

看过一篇报道,写涛总和北京的王兴,两个人都是2003年从美国回来,都是创业十年。涛总温吞吞的搞了十年点评,用那种上海特有的腔调,不温不火,不着不急,王兴跌跌撞撞,办了校内被收购,办了饭否被关掉,办了美团成为第一,我关注了王兴的饭否,科学和艺术似乎都是他感兴趣的内容,但真正让我感动的是,文章写他开销售年会的时候,也会和销售一起举着拳头喊口号。涛总有他的坚持,他的品味,这几年来,我想我已经习惯了他的笑容,他的自信,他那种探寻“梵我合一”的执,但是,我想他终究成为不了狼群中的头狼。

在过去的十年,点评浪费了太多时间:

涛总常说,他做点评的时候yelp还没有呢,但2012年yelp上市时可怜的市值让他彷徨了;

涛总常说,点评数据信息和商户端的积累让点评做交易有天然的优势,但三四线城市的举步维艰和一二线城市几乎仅剩上,北,南,苏似乎让这种优势变成了孤芳自赏;

涛总常说,我们不光是团购,我们是O2O,我们还有现金奶牛的本地推广和结婚,我们还有一天5000单的餐厅预订,我们还有非常有潜力的酒店和外卖,我们会是中国的Opentable,我们会是中国的Tripadvisor,我们也许还会成为中国的Grubub,我们最终会成为世界的大众点评。

我想说,够了,够了。这就好比一个女生爱上一个男生,她只是纯粹的爱上这个男生,但是男生说,我会给你这个,过了些年,女生依然爱着男生,男生却说“这个”没意义了,我会给你那个,再过些年,男生再说那个其实也没有意义,我会给你全宇宙独一无二的。

是的,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我只看到为了上市梦,一个又一个概念接踵而至;我只看到业务越来越多,各种资源渐成瓶颈,于是尔虞我诈,你争我夺;我只看到一线的销售陶醉于和大客户之间的坐而论道,仿佛上海城就在我脚下的自高自大;我只看到了输了就是输了,还拿一二线城市战胜美团在年会上要大家鼓掌的自欺欺人。

十年了,他变了,变得复杂,变得着急,变得焦躁,变得习惯于用自信的笑容掩盖内心的彷徨,变得在困难面前畏畏缩缩,变得在诱惑面前不再坚定。

(三)冷静了

也许,我也需要冷静些,冷静些。

想想涛总2014年的业务布局,4大纵队,3大平台。

大团购是角斗场,我知道全国有344个地级市,至少还有100个百强县,可是,如今我们的角斗场只在上海,只在北广深,只在苏浙。444个目标市场,一个目标市场哪怕就放5个人,也要2220人,两千多人呢,是靠喊一句狂招聘的口号就能天兵下凡的么,不会的。虽然我也不懂,但我知道直销不是靠下命令,输指令就能完成的事情。

大奶牛是“本地推广”,是“结婚”,是的,我们和腾讯结婚了,噢,不是结婚,是我们做了小,我看到微信开店的渠道价格体系已经公布,这就好比我们做了小,爷说这事儿还是让大奶奶操心吧,做小的又能怎么样。“结婚事业部”看上去是门不错的生意,可中国每年的1600万对新人不都是在北上广深长三角结婚啊,如果真是高毛利业务,美团,京东做起来都会比我们快吧,对了,京东也是一房。大奶牛这奶要下不了,我们是不是要再拿10%,20%的股票给爷啊。

“预订”业务是葫芦娃,成长迅速,如果今年能做到5万单,就超过了Opentable,没错,微信升级了,有了位置信息,可以链到点评的中间页,回头咱在上面加个“预订”的button,钱就滚滚来了。先不说,张小龙的微信能给我们多大的支持,只说业务的源头还是业务场景,上海的好多商家都还在电话里说,“没事儿不用定侬来吧”,就别说广阔的三四线城市商家了,何况那些真需要预订的商家,老板更乐得你在外面排着队做它的活广告。Shopping mall在中国的井喷式发展更让家家户户有了自己的周末目的地,为什么要预订,这个葫芦娃也许真的只是自我感觉良好。

潜力股的“酒店点评”和“外卖”就不要再说了,“酒店点评”携程、艺龙、美团、去哪儿有一万个理由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外卖”我们只是在上海蜻蜓点水,殊不知饿了么,美团外卖已经在多少所高校全面开花。

用户、商家、技术云的3大平台不说也罢,如果真的重视平台,重视技术,我们就不会把自己的移动战略定义为委身与腾讯合作,我们就不会把我们的平台梦变成了微信梦。

“聚焦目标,激情狼性“,冷静下来思考,我不知道目标在哪里,狼性在哪里。也许我们是有现金了,但现金买不来覆盖几百个城市的团队,也许我们是有流量了,但干了十几年电商的李国庆和刚入行的实习生都在说,没有货,没有供给,流量就是白流,微信游戏平台的流量变现率比我们高的多的多。

(四)心凉了

习惯了,他变了,冷静了,心凉了。

涛总,以前我真的以为,跟着你,我们能改变中国,改变世界,看着周围的朋友打开手机点评寻找餐厅发表评论,那种自豪感是钱换不来的。但是,我看到的只是我们沉迷于魔都,走不到外面的世界。

涛总,以前我真的以为,跟着你,我们可以专注坚持,一波进攻不行,没关系,再攻,一波兄弟死了,没事儿,我们把他们就地埋了,用敌人的鲜血为他们祭奠,来创业的谁怕输,那种使命感是钱换不来的。但是,我看到的只是我们在诱惑面前,怂了,再不会有自己的世界。

涛总,小时候老师和我讲,温水煮青蛙的故事,我没有感觉,但是,此时此刻,我切切实实的感觉到了什么是温水煮青蛙,作为一个战士,战死是无尚的荣光,但此刻,我们却要寄人篱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梦想被今天这样的雨水打湿,然后一点点的模糊,渐渐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涛总,我走了,和你道别,和我的梦想道别,和这座城市道别,我想我的孩子也许有一天会和我说,爸爸,微信好厉害啊,我呢,只能把落满了灰的点评工牌藏在角落。

涛总,今年年会上你扮了美猴王,我想你一定看过《大话西游》,我猜到了故事的开头,但是没猜到故事的结局。

涛总,不,应该说,张涛,你负我心。

(责任编辑:硅谷网·)

上一篇:YOHO!探索潮文化跨界营销模式 引爆潮族经济热潮

下一篇:【评论】看,刘强东如何架空京东董事会! 对“大众点评求变,员工称“张涛,你负我心””发布评论

海外就医收费标准

挂号中心

就医挂号收取服务费

挂号协议

相关阅读